【锌财经】社区团购的另一面:新基建的亲历者

来源:锌财经

2020年,一轮社区团购的新混战开启,各互联网巨头纷纷跑步进场。除去早就置身其中的十荟团、兴盛优选、同程生活等第一梯队老牌玩家,滴滴、美团、拼多多、苏宁、京东等互联网企业亲自下场竞逐。

市场如火如荼之时,却迎来了一盆冷水。

12月11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评,“社区团购:别只惦记这几捆白菜,科技创新更令人心潮澎湃”,中共中央政治局12月11日召开会议,会议要求,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。将市场对资本入局社区团购而引发的“互联网巨头靠烧钱、低价抢占市场夺走卖菜商贩生计”的争议摆到了大众面前。

但社区团购真的是抢走小摊小贩饭碗的洪水猛兽吗?实际上,这非社区团购这一行业的初心。

这场关于社区团购的争议,十荟团CEO陈郢就曾在今年7月的内部信里提到:“十荟团要做消除绝对贫困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、实现六稳六保的坚定执行者和贡献者”。

这份内部信大概就是对如今这个热议话题的最好回答:社区团购的诞生从来都不是为了摧毁,而是为了重构秩序、产生社会价值。

社区团购并非与普通民众利益背道而驰

如今还算萌芽阶段的社区团购,远没有达到、也不会达到大规模夺走菜贩子生计的地步,其只是与大型连锁超市一样的消费渠道。

艾媒报告预计,2020年社区团购的市场规模将会实现翻番超过720亿,这一数字与沃尔玛(中国)去年822.8亿的销售额、以及去年411649亿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相比,显然还未能对大局产生影响。

再来看行业里的第一梯队玩家兴盛优选和十荟团,前者用“预售+自提”模式,预售传统夫妻便利店里所没有的商品;十荟团除了帮助门店引流、提高复购以外,目前覆盖全国二十万社区,为二十余万名团长创造了就业和增收机会。

也就是说,社区团购的初衷并非抢走小摊贩生意,而是帮助团长(宝妈、门店)扩大业务范围、提高复购、实现增收。 

相比较而言,更让外界诟病的应该是互联网巨头入局之后,靠烧钱补贴来迅速扩张、抢人等在网约车、外卖等行业中曾经上演的景象再度出现。

社区团购是否会如同曾经的风口行业一样,在通过低价策略培养起用户消费习惯之后再被巨头把控、垄断,这才是让供应商、菜贩子、消费者的担忧所在。

但十荟团的诞生却是通过重构传统电商供应链来实现“普惠零售”和“消费平权”, 是兼具商业与民生双重价值,同时注入人文理想的普惠项目。

2011年,陈郢就带着“电商下乡”的初心和团队去苏北农村开展公益扶贫。后来他以生鲜农产品为切入点,做起了农村电商,试图完成帮助农产品“走”出去、外面的产品“引”进来的举措。

2018年4月,从农村创业起家的陈郢,再次将目光瞄准2-5线城市,试图做出一个普惠普通百姓的电商服务模式,也就是十荟团。

在经过两年多商业模型的打磨,在今年7月,陈郢进一步提出“十荟团要做新基础设施建设的受益者和贡献者,要做消除绝对贫困,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执行者和贡献者”。

从陈郢的内部信来看,社区团购并非与普通民众利益背道而驰,十荟团乃至其他社区团购企业的发展路径应该是和时代进程一致的。

【锌财经】社区团购的另一面:新基建的亲历者

买菜关乎国计民生

社区团购并非是争夺几捆白菜、几斤水果的流量,买菜这件小事也关系国计民生。

今年年初疫情爆发,小摊小贩闭摊谢客,但居民们日常的买菜需求成了难题,社群团购这一模式十分适合疫情的特殊要求。

在疫情期间,十荟团武汉地区运营的同事们经常收到一些团长的询问“什么时候开团?家里没米下锅了,现在只能用榨菜下饭了”之类的信息,当时十荟团提出了两个目标:“让百姓能够在家中用新鲜的食材做一顿热腾腾的饭”、“无接触配送,让市民不必出小区”, 要举全力保障供应、品质、价格和履约。

其主动联络果蔬基地解决滞销问题,但想要把菜送到消费者手中也很不容易,武汉的车辆出不来,十荟团调动周边城市的运输力量,驰援武汉。疫情期间物流成本涨激增,而十荟团通过规模和技术优势打下了菜价、提高效率、降低成本,切实地保障了武汉市民的民生物资供应。

疫情期间的销售比年前翻了五六倍、覆盖了武汉绝大部分社区,员工每天的工作时间都要在15小时以上,困了就直接睡在车上和仓库里,员工们不敢回家,就在公司里轮流做饭开火。

在武汉政府调配公交车、军车配合等帮助下,十荟团在保证员工、团长、志愿者安全的基本条件后,保障了生鲜商品和抗疫物资的供应,扛起了其作为一个民生企业的社会责任,还因此被武汉政府推荐为重点民生保供企业。

再把视线放至这一普惠的电商模式上。

在上游,十荟团帮助产地打通了新的销售渠道。打破了正产≠增收的难题。在商品流通链条里,其通过数据化建设和规模效应做到提本降效,大幅压缩履约成本。据了解,十荟团通过供应链的不断打磨和精细化运营,已经把每单的履约成本下降到了极低的标准。

“十荟团的企业宗旨就是让普通老百姓得到实惠,让百姓的日常消费价格,下降10-15%。”陈郢曾在内部信中提到。

社区团购不仅仅是一门卖菜的生意,更是解决人民群众最直接利益问题的方式。在无形之中,十荟团已经通过商业的形式,在复杂的时代局势下促进社会稳定。

【锌财经】社区团购的另一面:新基建的亲历者

社区团购应是新基建的建设者

如今,陈郢的创业初衷已经成为了十荟团企业的愿景和使命。而在时代背景下,十荟团对于自身发展的思考也迎来了一次跨越式升级。

疫情培养了市场的消费习惯,十荟团在践行社会责任时意外收获了一次难得的机遇。经此一役,十荟团原先从商业、行业、企业和个人的角度去思考和规划未来,如今开始把自己置身于更宏大的时代背景、更长远的事业发展进行思考。

在今年7月陈郢的演讲中,提出了十荟团在“六保六稳”中应该发挥的作用,强化了十荟团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感,即顺应时代潮流、顾全大局,更好地服务好社会大众,通过自己的力量在世界格局变幻莫测、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当下,做一个推动者和亲历者。

在自身发展过程中,十荟团已经在逐步实现这一利国、利民、利己的事。

在传统模式里,商品在农户、基地、一级批发市场、二级批发市场、农贸市场/门店这五个环节里的流通几乎只产生了差价,没有对陈旧的交易方式产生影响、也没有拉动基础设施的建设——政府的投资无法拉动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,但商业行为可以激发行业活力。

陈郢曾经提到,在接下来的3年里十荟团将建设新一代的生鲜物流网和300万个具有生鲜履约能力的团购自提点——也就是说,十荟团在未来三年里其起码创造300万个团长岗位,300万个家庭从中得益。

十荟团直接创造了数千个就业岗位,还通过产业链的带动效应,在后端的仓储、物流等方面解决了十余万人的就业问题,通过在疫情期间提供了大量就业岗位,促进了社会稳定。另一方面,在打造网格仓、中心仓等环节时,加盟的方式可以有效调动民间资本加入,加速新基建发展。

以十荟团的二级仓配送体系为例,其平均每单配送成本可以压缩到几毛钱,在每个环节创造收益的同时,还保证了商品的快速流转和产业链供应链稳定。

在企业发展过程中保民生、保就业、保增长、保投资,十荟团已经走在了做“六稳六保”的时代尖兵这一条顺应时代潮流的道路上。

相关新闻